直到2012年

2017-02-25 19:44

  直到2012年,43岁的张杏子生了最后一个孩子,那是女婴。在和政府的“会谈”中,何洪批准给妻子做节育手术,前提则是解决家里多少个孩子的户口问题。

  “我当不了家,他要生我也只能生。”张杏子低下头,闷声道。

  喝多了的何洪没忍住,跟守庙人扭打在一起。忙乱中,守庙人拿刀砍向了何洪的后脑勺。

  如何填饱肚子,始终是这个家庭的头等大事。何洪常常带上儿女去村里的庙蹭吃蹭喝,有时候是老五老六,有时候是老八老九。大年初九那天,是老五老六跟着一起去了庙里。

  从1996年开端,陆陆续续有11个孩子在这个家庭出世。张杏子不止一次地劝过丈夫,别生了,别生了。可何洪每次都骂她头脑笨:“存钱不如存人,钱是逝世的,人是活的,人多不求人。”

  口角也判若两人地产生了。

  守庙人性格不好,老跟这家人作对,有时候张杏子去收吃剩下的饭菜,他拿着木棍在里面搅来搅去,“看看有不偷咱们的碗筷”。这回,老五老六又在庙里跑跑跳跳,守庙人火气蹿上来,刺耳的话一句随着一句往外蹦。

  这个只有小学文明的乡村女人能做的,不外是把白米粥熬浓些,咸菜多放一点点,让孩子多吃些。